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一心扑在了晚会上

  中国农民的可爱,从不曾因着外在环境的变迁而有丝毫的变化。他们能够躬下身子,在土地上耕耘,埋头流汗;也能够趁着闲暇,从最简单的角度出发,在陌生的网络世界上寻觅到独独属于他们的欢喜。

  关于微信红包,我听父母讲述过一个故事。一位农民大叔对着另一位,信誓旦旦地说道,“买个智能手机吧,再下个抢红包的外挂,一年抢的红包就可以再买一部新手机。”为此,那位农民大叔买了智能手机,开始了抢红包。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所在的各个微信群中,最大的红包也不过是几毛钱。

  我没有任何嗤笑的意味。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故事,掺杂着谣传,拥有着许多人添油加醋的演绎。可是,农民真的是这么可爱,爱耍小聪明,爱占小便宜,爱互相调侃打趣。

  大年初一那天,父亲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镜,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想要发个红包。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发红包,于是询问我。我告知了父亲,父亲接近着便在村集体的群中发了两个红包,一个两块钱,另外一个三块钱,分别都是100个红包。平均下来,每个人不过几分钱的红包。

  接下来的境况却让我颇有些目瞪口呆,首先,两个红包几乎以光速被抢完了,此外,一连串充满着乡土气息的、各式各样的“谢谢”表情开始了刷屏。父亲得意洋洋地说道,“你看,一群人在感谢我”。

  今天是元宵节,在我们这儿的农村,是要放烟花的。年前十五天,年后十五天,整整一个月都是新年的味道。过了元宵节,这味道就开始消散了,而元宵节的烟花则是最后的疯狂。

  一家人抱着烟花来到了街上,近处、远处、再远处,无数的烟花争先恐后地窜向高空,绽放出极致的灿烂。烟花是有价格的,像我们家的大路货,基本上一个烟花一块钱,只听得嗖嗖嗖的破空声,一百多块钱便没有了。放完了自家的烟花,便开始欣赏其他人的烟花,十几分钟后,才堪堪回过神来,意犹未尽地回到家中。

  今年元宵节,放完烟花后,同爷爷奶奶打过电话后,父亲便抱着手机,戴好老花镜,在一旁正襟危坐。他表示,自己要发个红包,一个1.08元的红包。发完红包后,一群人开始迫不及待地感谢刚刚得到的几分钱。然后,父亲便守在了手机前,他没有抢红包外挂,便只能如此使用笨办法了。

  为了让父亲开心,我建了一个微信群,里面只有四个人:父亲,母亲,我和妻子。我发了一个红包,父亲发了一个红包,妻子也发了一个红包,母亲懒得搭理我们,一心扑在了晚会上。一番折腾之后,父亲得意起来,表示自己赚了几十块钱。

  唉,咱老百姓就是这么纯朴,几分钱的红包都能够带来无穷的快乐。父亲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抢红包其实不是抢钱,只是图个乐子罢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支付宝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szfmx.com/weixinhongbao/971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