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test

但现实中也难免下级向上级送礼

  今年春节,微信红包引爆网络,成为亲人朋友之间一种全新的娱乐和拜年方式。然而杭州市纪委日前通过其官方微信“廉洁杭州”明确提醒:党政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收受管理对象、服务对象、私营企业主、与行使职权有关的个人微信红包,是一种变相的收礼或受贿行为。

  羊年新春佳节,大家不再忙着发短信,不再忙着看春晚,都在忙着“抢红包”。春节联欢晚会摇一摇互动出现峰值每分钟8.1亿次,有人打趣,为了抢红包,国人简直是摇动了地球。其实,大多数人摇到的红包,都属于娱乐性质,少则几分钱,能抢到十几块红包的,都会惊呼一声“土豪”了。但是,如果是送给领导们的微信红包呢?谁敢送个几分钱的,逗领导玩?如果不对这种红包可能构成的“微腐败”及时加以限制,就有摇动官员廉洁性的可能。

  微信红包单个金额小,下至几分钱上至200元,一天累计红包上限8000元。可如果微信红包天天有,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数字也将十分惊人。而且,微信红包采用新的网络技术形式,单笔金额不大,动动鼠标,就能完成收礼的过程,让送礼者和收礼者少了见面的尴尬,更容易产生麻痹大意的思想。

  究竟是“礼尚往来”还是“腐败往来”,恐怕还要“定规矩”。美国对官员的礼尚往来,进行了极为详细的规定,例如规定类似行为违法:收到并非索取的市场价值总计不超出20美元的礼物,在一年内从某一个人那里收取的累积市场价值在50美元以下的礼物。另外,不得因执行公务时改变行为而收取作为报答的礼物,包括现金、礼券等。从“微红包”到“微腐败”,中间只隔着一道送礼双方都心知肚明的墙。虽然大多数国人是抱着娱乐、讨个好彩头的心理,但现实中也难免下级向上级送礼,求人办事者向手中掌握公权力的人送礼,这种礼常常是“来而不往”,难掩贪污受贿之实。

  早在2014年9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期间,中纪委就已经将“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列入“反四风”查处范围,坚决查处以任何形式进行的收受礼品、礼金等行为,切实加强党员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可见,中央早就注意到了防范红包“微腐败”的重要性,用明文规定筑起了防范之墙。

  从技术层面来讲,打击红包“微腐败”并不难,微信红包的收发都需要关联真实的银行账号,“只要有交易,那么手机号和TD(移动通信标准)都会留下轨迹”。只要纪检监察机关与金融机构密切配合,从数据流中筛查出异常活跃的微信红包TD,就可以进行调查。一定要编密扎紧制度之笼,让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清醒自律,防范穿上微信红包“隐身衣”的礼金礼卡,对“微腐败”说不。

  习今年9月访美李克强见外国专家原中宣部部长去世巡视组反馈放狠话章子怡回应打群架南京副行长诈骗受审甘肃静宁现水污染日本推出巧克力温泉王荣任广东政协主席复兴空难家庭将获赔全国十大高危路段桂林“透明厕所”习出席文艺演出李克强谈廉政高通反垄断罚单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支付宝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szfmx.com/weixinhongbao/1050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